课外小组讨论 
作者:陈延小组  时间:2017-04-25  浏览次数:655
 

一、张宏:

 1、彼得原理:在实行等级制度的组织中,每个组织成员都会晋升到他所不能胜任的那一级。最终,组织中的每一个职位都将由一个无力胜任的人担任,组织的工作是由组织中那些尚未被提升到其无力胜任那一级职位的组织成员来从事和完成的。这种现象在我国公务员晋升中也是存在的,并造成了相当不利的影响。

2、原因:

1)不合理的公务员晋升机制。包括以下三个方面:一是论资排辈的年资晋升制度。二是横向晋升。三是以委任制为主的晋升方式。

2)许多公务员“官本位”思想严重,将“为官”、“升官”作为最大的追求。

3、对策:

1)建立公正、科学的公务员考核机制。

2)公务员要克服“官本位”思想。

二、陈云:

我主要关心的是晋升制度里面关于年龄限定的问题。比如说是35岁以内才能升到某个职位等等。在我看来,这样是否公平?因为有些可能已经过了35岁了,但是能力确实很出众,可能因为这个年龄的限制,一辈子就得不到晋升,这极大地打击了公务员队伍中那些有才干的人。我觉得,这样死扣年龄是不利于让真正的人才充分发挥其作用。应当放松甚至废除这条限制。

三、李楠

中国公务员的晋升制度比起国外公务员晋升制度缺点我觉得有以下几点:

1、  中国公务员晋升缺乏上下级的沟通,而国外如美国在上下级的沟通方面做的很好。上下级的沟通不仅有利于优质官员的选拔,更重要的是调动每一个公务员的积极性,让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被选上又为什么落选,良好的沟通会在整个行政系统内部形成一个较为平稳的晋升氛围,沟通不良会造成嫉妒、仇视等现象,最终造成小集体主义。

2、  中国公务员的晋升透明度较差。很多重要的有决定性的过程都是所谓的“酝酿”解决,而这个酝酿又是怎样酝酿呢,很显然,这个过程是滋生腐败、拉小山头的重要关节。而在国外,如美国,提名环节会让官员根据具体的标准以及公布出来的具体岗位自己申请(也有行政主管提名),然后经过一系列的诸如答辩、面试等形式进行量化评选,这样整个官员的晋升过程在所有人面前展示,不仅遏制了腐败贿赂,而且有利于选出真正优秀的官员。而在我国公开选拔的岗位范围小,而且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所谓公开选拔也只是表面的,重要岗位大部分都会内定,只有一些不重要的岗位会做一些功夫。而且在公开选拔的标准上也是很模糊,最终还是由审查机构决定。

3、中国公务员晋升标准还欠合理。晋升标准除了时间上的量化以外,出现的大部分都是诸如坚持马克思主义、具有共产主义远大理想等很难去考察的东西,不明确不合理的标准造成了很大的不确定性,这很难调动所有人的积极性,最终导致就算是认真选择的晋升的人员,也会让人觉得是有一些背后交易。

四、张梦龙

公务员晋升制度与现实

在《公务员法》、《公务员职务任免与职务升降规定》、《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等法律法规中都有对公务员晋升的要求与规定。它们从不同方面对公务员晋升做出了要求,确立了标准。它们互为补充,相辅相成。应当来说,围绕公务员晋升所形成的规章制度体系是比较科学、严密的。这说明,党和政府对于公务员的晋升是持十分慎重的态度的。为了让优秀的公务员能得到合理的待遇,建立一个科学严密的体系也是极有必要的。

虽然上述法律法规提出了多条优秀公务员选拔、晋升途径,但在实际的落实的过程中,公务员特别是基层公务员上升渠道单一、狭窄的现象长期存在,公务员群体对于升职“天花板”现象反映强烈。要改变这现象,需要从公务员制度的全局出发进行改革。首先要健全公务员的退出机制,避路让贤,让更多优秀的公务员获得合理的对待,进而改变公务员队伍的臃肿、低效率的状况。与此相对应的就是要改善基层公务员的待遇,推进职务与职级并行、职级与待遇挂钩的制度,让那些因种种原因长期得不到晋升的基层公务员得到相对体面生活的保障,提高其工作积极性。

五、黄铎斌

公务员晋升机制在实践过程中产生了诸多问题。官员的稳步晋升虽然有法律依据,但晋升考察的机制却十分单一,无非就是千篇一律的工作报告和年度总结,很难体现出公务员之间的差异性。所以,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考官的自由裁量权较大,再加上公务员的晋升属于官僚组织的内部事务,较少考虑群众意见,也缺乏有效的监督机制,因此考评人员十分容易实现暗箱操作,这无疑是我国古代社会“人治大于法治”的传统思想在现代的延续。权钱交易(腐败)行为的屡禁不止,严重影响了我国的官僚生态。要解决好这一问题,需要切实推进公务员晋升机制合理化、公开化、透明化、标准化;打破以领导主观好恶为标准来提升官员的这一做法,加入群众考核机制;要制定一套完整而精确的评价和考核体系,使官员的晋升有理可依;此外还要在晋升机制中引入对提拔官员的领导的监督,使公务员的提拔是真正地基于自身能力的提升之上,从而有效减少“溜须拍马”、“权钱交易”等行为的发生频率。

六、陈延:

我更多的关心的是要保障好公务员的申诉权。

为了完善公务员晋升环境,保障晋升过程和结果的公平、公正、公开,建议扩大公务员晋升权利救济渠道。一是拓展公务员申诉权范围,将申诉的客体由人事处理机关的决定拓展为公务员受到权益损害的,均有权向独立的专门委员会提起申诉,加强对公务员晋升权利的保证。如美国,公务员如认为行政首长的晋升决定不公平或者有舞弊嫌疑,就向既独立于行政又独立于司法之外的功绩保护委员会提出控诉。二是,削弱德国“特别权力关系”理论的影响,基于法律的平等性特征,完善公务员晋升权利司法救济途径,强化国家公务员管理机构的法律责任。规定公务员不服晋升决定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改变现行公务员权利规范及其保障相对义务较弱的状况。